地区:固原
更多城市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济南历城区:“金泰鑫”公司的投资遭拆之殇

发布时间:2019-05-21 18:11:31 来源:法制与社会 作者:

【记者杨易峰文溪音】“金泰鑫”公司是一家集加工、出口及商品内销的全方位的服装产业企业,因济南市历城区华山街道办事处的招商引资而入驻华山镇高家庄村工业园区。

入园后,公司办理了相关《土地使用证》《房产证》等手续,其产品荣获了“山东省服装十大新品牌”称号,并先后多次得到了省、市服装行业以及驻地政府的表彰与奖励。

但正当企业发展如火如荼时,“金泰鑫”公司就被当地政府强拆了。

据反映,“金泰鑫”公司被强拆时,该土地尚未征用。

且奇怪的是,公司被拆迁5年多了,至今仍未拿到分文补偿……

2019年5月9日,记者赴当地进行了采访。

\

公司入园展宏图

1992年,下岗后的赵业国与妻子为了谋生,便与人合作办厂,成立了济南金泰鑫服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泰鑫公司)。

1999年底,在济南市历城区华山镇政府(后改为华山街道办事处)招商引资中,金泰鑫公司正式入驻华山镇高家庄村工业园区。

“由于是入园发展,我公司先后通过贷款、借款、赊欠等方式,筹集投入资金1200余万元,相继建成了8800余平方米集生产、办公、生活功能于一体的现代化厂房,占地13.3亩。”金泰鑫公司法定代表人赵业国向记者反映说,“我们签订的入园包地合同是50年。在入园生产发展的几年间,我公司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加上我公司员工们的拼搏努力,公司有了很大发展,全方位的服装产业结构,有加工,也有出口和内销,其产品还获得了‘山东省服装十大新品牌’殊荣,得到了省、市服装行业及驻地政府的多次表彰奖励。”

“我公司有个特点,40%是下岗职工,鼎盛时员工达到400多人。”金泰鑫公司总经理赵业国回想起当年企业红火时的情景喜形于色,“‘为再就业维护社会稳定’‘为发展地方经济’‘行业创新’,等等荣誉,既让我们感受到了当时政府部门及领导实实在在的支持与肯定,也让我们真切的看到了企业投资的希望。”

赵总经理曾不止一次的描绘着蓝图:当地政府部门为其办理了《乡镇建设规划证》《集体建设土地使用证》及大部《房产证》等相关手续,加上又有那么好的投资环境,一定要大干一场,为当地和社会多作贡献。

\

断电停产被强迁

但谁知好景不长。2013年起,金泰鑫公司遭遇到了一连串令人匪夷所思的侵袭和不公对待。

“那时,当地政府部门新换了班子。有一天,历城区政府、华山街道办事处突然派人责令我公司拆迁。我问为何要拆迁?来人只说高家庄村部分土地被征用了。我让他们出示土地征用的相关批准文件,但他们拿不出来。”赵总经理反映说,“政府依法征用拆迁,那是好事。但我公司从未看到过任何的正式通知或政府的相关政策文件,政府部门对于公司土地征用、厂房拆迁补偿等问题,也从未与我公司正式交谈协商,更未签订过任何相关协议。”

“我们到上级部门了解相关情况,得知我公司周边的土地当时根本不在所谓征用的范围之内。难道是他们化整为零,后批的?但不知怎么的,我公司就这样遭人先开始下手了。”赵总经理及其股东补充说,“政府工作人员只告知我们征地拆迁补偿方式按照山东省财政厅下发的178号文件执行。”

据了解和相关视频信息显示,2013年农历八月十四日起,供电部门以执行历城区拆迁指挥部指示为由,对金泰鑫公司实施了断电,致使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无法正常进行,公司员工的日常生活遭遇到了严重侵害。随后几日,一批莫明的社会闲杂人员时常来到金泰鑫公司骚扰、恐吓。

迫不得已,金泰鑫公司只好自己购买发电机,维持生产经营。

2013年10月,华山街道办事处主要领导带领拆迁人员及其他人员上百人,推倒金泰鑫公司大门,并将金泰鑫公司的赵业国、孙铭凤、孙铭起及赵希银夫妇等9人限制后,对驻金泰鑫公司的鑫捷瑞公司实施强行搬迁。

金泰鑫公司孙铭起副总经理也证实称:“110就在现场,我们报案,未受理。该强迁中,我公司的一些财物被人拿走,厂房及设施遭到严重损坏。”

\

缠杂的撤证风波

“由于我公司具有相关的合法手续,所以为了要尽快达到拆除的目的,拆迁办等部门可谓费尽了心思。”金泰鑫公司股东称。

2013年10月,历城区建委、土管局分别吊销了金泰鑫公司的《村镇规划选址意见书》和《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但金泰鑫公司不服,后经济南市复议办复议,撤销了该吊销决定。

2015年下半年,又用高家庄村民委员会的名义,向法院提起诉讼,以解除金泰鑫公司的土地使用合同,但其诉讼行为被指虚假,其以主动撤诉而告终。

“2016年,我公司突然收到了济南市国土资源局作出的《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赵总经理接着说,“就此,我公司提起了行政诉讼,但一、二审我公司均被判败诉。我们万分无奈,最后向省高院提请再审,省高院于2019年2月26日对此审查后,裁定提审本案。”

“但是,就在该行政诉讼还在二审期间,即2017年5月27日凌晨五时许,我公司突然又被一帮手持棍棒、盾牌以及二三百名不明身份的人员占领,他们破门而入,将熟睡中的我家、孙经理夫妇以及还有赵希银等几家人,统统从床上掳起,并被围禁在厂区外的一片废弃地上,随后开进了五六台大型挖掘机,将办公楼、厂房、大型生产车间以及数十间库房、宿舍铲倒,公司内有计500余万元的财物被砸埋在废墟中,另外还有近十万元的机电设备和数十件个人贵重物品被人掳走,至今未予归还。”六十多岁的赵总经理,不但身子虚胖,两耳也明显失聪了。他抖着手说,“一年后的2018年6月27日,还是早上五时许,华山街道办事处拆迁人员与一群保安等,以二审已有判决,金泰鑫公司必须交出土地为由,将我公司最后仅剩的一处宿舍楼彻底摧毁。”

“招商引资入园来,没想到后五年会经历如此不堪的拆迁。这一拆,以前许多年辛苦结累起来的心血——厂房设施、设备、物品全部被砸毁掩埋,投资贷款、赊欠……重债压身,为此直接经济损失1.5亿多元,间接经济损失7千多万元。”赵总经理无比痛楚,他说,“公司那时被强行断电后而没了照明,随家人一起住厂生活的八十余岁老岳母夜间起身方便,却不幸摔成重伤,右臂严重骨折。后来迫于生活所需,想自己设法照明发电,便派职工赵希银去购买发电机汽油,结果他不慎被车撞断了7根肋骨而致残……如此般屋漏又遭连夜雨的事,你这一辈子能经得住几回?!”

\

补偿何时得终解

“我公司已经被拆迁5年多了,却至今没拿到补偿款。”现在,赵总经理最为关切与着急的就是补偿款。

赵总经理认为,征地拆迁补偿方式按照山东省财政厅下发的178号文件执行是错误的。178号文件是适用于全省普通农村拆迁补偿之文件,不适用于城市规划区范围内的房屋拆迁,且按照规定该文件三年一调整,已经超过有效期。

但是,他的这一观点总与政府拆迁办相悖。

为此,他还向有关律师事务所专门进行了咨询。

赵总经理说,依据后来的济南市人民政府发布的济征公告(2014)125号征收土地公告,及2015年6月29日济南市勘察测绘设计研究院出具的华山西B区(安置地块)勘测定界图(历城区2013年第7批次建设用地),金泰鑫公司所在地的大部分集体土地已被征收。

那么,尽管我们不知道金泰鑫公司所在的土地,政府后来是否或如何审批获征的,但我金泰鑫公司的厂房早已被征用之名而拆、合法持有的建设用地后来也被实际占用,且由此可证该地块在2015年之前已列为城市规划区,那么其补偿标准应按照《山东省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山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第88号)的规定,参照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标准执行,而不应适用178号文件。并且,根据《山东省土地征收管理办法》第十九条,土地征收补偿安置费的标准,按照省人民政府公布的征地区片综合地价标准执行。征地区片综合地价标准,每三年调整公布一次。178号文件按照三年一调整的规定,已经失效。

“我金泰鑫公司作为被征收的非住宅房屋的所有权人,应获得由作出土地征收决定的人民政府支付的补偿。”赵总经理再次表示。

对于金泰鑫公司当时为何被强拆,所拆财物是否予以了登记和评估,该土地是何时审批征收的,征收文件在哪里,到底如何予以征收补偿安置,以及五年来是否签订协议并已支付了相关征收补偿安置费等问题,华山街道办事处办公室的同志接待了采访。

华山街道办公室的柴姓同志听取了记者采访的情况说明后,即向相关部门进行了电话联系。他说,此事谢副主任最清楚,他是具体负责该拆迁工作的,但他出去开会了,需三四天后才能回来,可以留下采访内容和电话,改日再采访他。

日前,记者终于打通了华山街道办公室的电话。接电话的同志称,记者采访的相关事项我们已向谢副主任汇报过了,接电话的同志并转述谢副主任的意见称,他听后表示不愿接受媒体的采访。

对于金泰鑫公司土地行政强制再审一事,山东省高院答复记者称,该行政再审案本院已裁决提审,目前正在提审审理中,如有审判结果,会及时告知当事人的。

金泰鑫公司反映的拆迁补偿问题,一直未得到相关部门的及时妥善解决。在本次采访中,当地政府部门也予回避。该拆迁补偿到底怎么补、还要等待多久?先补偿安置,后拆迁,这是规定。依法依规搞建设,保障民生正当权益,稳定社会,积极化解矛盾,这是解决问题的基本准则。

本案媒体将继续关注。


图片大观